期货吧_财富增值从这里开始!

期货吧_财富增值从这里开始!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股 > 金融产品 >

华尔街银行家是怎样炼成“金刚”的

时间:2016-02-05 16:3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抵押贷款行业干了14年的美国人查理德·比特纳看来,那些给贷款人伪造信用证明的房地产经纪商,“用鸡屎蛋蛋给借款人做了一盘鸡肉沙拉”,而华尔街银行家们更厉害,“能用鸡屎做出法国牛排”:一些风险极高的抵押贷款打包成证券,受到了投资者的疯狂热捧。

  如果说“用鸡屎蛋蛋做鸡肉沙拉”的手段是简单的欺骗,那么“用鸡屎做法国牛排”的工具就是金融衍生品。

  衍生品浓汤

  金融衍生品实际上是一种双边合约,旨在互换现金流量或转移风险。其设计的初衷是为企业规避风险。比如外贸企业为了规避汇率波动带来的风险,购买银行的“远期结售汇”产品,即在约定的时间(比如14个月后),以约定的汇率来兑换不同币种。

  将抵押贷款证券化就是生产相关衍生品的过程。理查德·比特纳在《贪婪、欺诈和无知:美国次贷危机的真相》一书中颇具讽刺地写道:“对抵押贷款行业来说,证券化可能是一项最伟大的壮举。”

  贷款没有证券化之前,购房贷款链上只牵涉到购房者(即借款人)和银行(或者其他放款机构),最多加上中间的房地产经纪商。银行等放款机构会随时跟踪借款人的情况,一旦借款人经济出现困境,银行会在问题出现之前防范风险。而有了证券化之后,银行为了让已经贷给借款人的资金获得流动性,通过投资银行将其按照不同的利率、还款期打包组合成不同的证券衍生品,卖给投资者。这个过程形成了一个长长的链条,终端持有人离风险的源头——借款人早已十万八千里,谁都不知道自己持有的抵押贷款证券有多大的风险。

  查理德·比特纳说,华尔街银行家的工作就是把十几种蔬菜(各种贷款)放在一个器皿里熬几个小时,最终出来的一锅绿不绿、黄不黄的浓汤,就是各级买卖链上的衍生品。凭肉眼,谁也分不出这锅浓汤的原料是什么。

  提升评级:他们是这么干的

  当一个迟钝的保险投资经理发现自己购买的“AAA级债券”腰斩时大叫:“看在上帝的份上,这可是政府债券呀!才过了几个星期!”当他弄明白自己是在通过汇率衍生品进行外汇投机时更是傻了眼:“我没有投机外汇!天哪,我们是保险公司,我们连买外汇的许可都没有!”

  他所买的这种AAA级衍生品有着债券的外表,也是由大公司发行,不同之处在于到期日并不直接偿还全部本金,而是要乘以一个复杂的汇率联结公式。

  跟具体的金融衍生产品相关的一个词语就是:复杂。摩根士丹利前衍生品部负责人、现圣地哥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弗兰克·帕特诺伊将金融衍生品的设计者们比喻成“火箭研究专家”——要会做复杂的计算。如此复杂的产品,很少有购买者知道它们是什么玩意儿,他们必须依赖评级。

  显然,中立机构的评级不能说明债券表象下赌博的实质。为了高佣金收益,投资银行家们会想尽办法,“创造性”地为衍生品获得较高的评级。一般债券的佣金低于0.5%,而这类汇率衍生品的手续费为4%左右。

  以下两个例子能充分说明银行家的“创新才能”。

  一般来讲,墨西哥美元债券的评级要比墨西哥比索债券评级低很多,因为比索可以由墨西哥政府直接发行,美元对于墨西哥政府来说是“稀缺”的,墨西哥政府偿还美元的能力低于偿还比索的能力。

  但投资银行可以通过以下三部曲达到目的:第一,在阳光明媚的百慕大成立一家公司,将墨西哥美元债券装入;第二,公司和一家银行签署掉期合约,将美元兑换成比索;第三,发行这家公司的债券。三部曲最重要的结果就是:新发债券和“墨西哥比索债券”是同一评级,而它的本质则是墨西哥美元债券。

  这种方式屡试不爽。在一次类似交易中,由于大量精力都花在了销售上,操作者在最后一刻才想起来忘了成立百慕大特别公司:只顾着卖了,都忘了在卖什么。

  “百慕大是非法金融活动和洗钱的天堂。先是毒贩子,后来是黑手党,如今是各大投资银行……在百慕大活动,性质都一样。”帕特诺伊说,而之前,银行家是“受人尊敬”的。

  另一种获取高评级的方法是“炼金术”。这个方法的创始人应该是美国前财政部长尼古拉斯·布拉迪。

  80年代美国“第三世界债券(又称”垃圾债“)危机”之后,财政部长布拉迪将无人问津的垃圾债和美国债券混合起来,重新打包吸引买家。但结果并不成功,这种债券销售依然不旺。但投资银行家们通过“创新”完成了布拉迪做不到的事情:这种债券本金由美国政府支持,是AAA级的,利息却要靠债券发行国家支付,级别较低。雷曼兄弟将这种“精神分裂”债券装入到一个信托公司,再加上较高利息发行债券,便可以说服标普给予AAA级别的评价。“这种合并就像烤蛋糕,在劣质蛋糕上撒些纯巧克力糖粉。巧克力糖粉可以说服评级机构把劣质蛋糕说成是巧克力蛋糕。”帕特诺依说。

  变成豪赌

  金融衍生品这种用以规避风险的“买卖合约”,也存在这“赌运气”的成分。尤其在近乎疯狂的发展势头下,金融衍生品成为投行赚取佣金、投机者豪赌的载体。

  英格兰银行2007年11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金融衍生品市场的规模高达415万亿美元,是全球GDP的8倍到10倍,其中次级抵押贷款债券规模为7000亿美元。2007年全球金融衍生品交易量达到1350万亿美元(交易量是总规模的3倍,说明一年中这些产品倒手3次左右)。

  就连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也赤膊上阵,为次级贷款衍生品市场呐喊助威。他在2005年评论道:“创新带来大量新产品,比如次级贷款和适合移民的缝隙信用市场(正常金融无法覆盖的信贷市场)……随着技术进步,贷款方可以利用信用评级系统和其他技术,为更多的消费者提供贷款。贷款方有效地衡量每个申请者的偿付能力,并为风险定价。这些进步使得次级债市场繁荣。”

  在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下,美国的商业银行纷纷放宽放贷条件,首付一般为5%甚至是零首付。一个年收入只有2万美元的大学毕业生,能够申请到价值60万美元的按揭贷款;一个以拾草莓为生的移民能借到72万美元。次贷市场的疯狂鼓励更多的人贷款买房,也进一步滋生了房地产泡沫——加州一个拖车泊位能卖到100万美元的天价。当房价泡沫被刺破时,恶果最终也回馈给了次贷市场和这个市场上所有的推手们。

  将巨量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建立在并不坚实的实体经济上,会发生什么?帕特诺依说,受人尊敬的银行家,“在用一张张纸牌搭建一个个危险的房子”。或许,正在轰然倒下的次贷大厦,只是其中一个“危险的房子”。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