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吧_财富增值从这里开始!

期货吧_财富增值从这里开始!

当前位置: 首页 > 股票 > 股市名人 >

罗杰斯在选择股票时的技巧

时间:2016-01-22 14:21来源: 作者: 点击:
罗杰斯在股票选择中的技巧是什么?有人认为其中之一就是:他从不与经纪人和证券分析员讨论。“你必须卖给那些人。”他们的观点不起作用,他宣称——他们都是随大流者,“甚至当你告诉他们事情正在发生变化的时候,他们不仅不相信你,而且可能对你仔细指认的证据表示蔑视。”

按照他的观点,最重要的事情是“培养一种独立思考的方法”,就好像他和乔治·索罗斯做得那么有利可图一样。他说:“我向来认为只是坐在那儿阅读是更好的。我不是非常聪明,因此,当我和人们交谈时,它可能搅乱我的思考。我较多地成功,仅仅是因为我坐在后面,阅读,计算,想出一些不合常规的办法,不管它们是如何的荒谬。假如我只是坚持我自己知道得非常清楚的东西,而不是别人告诉我的,我就发现股票较简单,而且更有利可图。”

他说,他从来不从内部信息中赚钱,即便是合乎法律和伦理的。根据罗杰斯的观点,内部信息十次有九次是错的,因为它本来就是不正确的,或者因为它已经被断章取义了。“假如你从公司总裁那里获得内部信息,那么,你将损失你一半的钱;假如你从董事局主席那儿获取内部信息,那么,你将亏光了你所有的钱。因此,离他们远点。”他建议道。

当他是一名专职的货币经理时,他常常阅读至少来自5 个不同国家的报纸、40 多种期刊和80 多种贸易月刊,包括《变化》(Variety)、《出版家周刊》(Publishers Weekly)、《铁器时代》(IronAge)等。这其中的许多都非常无聊,而且充满了由公共代理机构所提供的错误信息。但是,有时也有一篇建设性的文章或者广告。他还读成百上千种年度报告,并为许多公司调查内部交易数据。他现在仍然大量阅读,但是比以前少一些。

罗杰斯的许多投资观点都来自对我们周围世界的观察。一个典型的发现是第一班克公司。美林公司的经纪人说,有一次美林公司的一个经纪人请他开一个现金管理账户,罗杰斯注意到他的现金管理账户支票是由他从来没听说过的第一班克公司制作的。他调查了这家公司,发现它有一个最早对其他经纪人使用的发票和信用卡程序的成长有贡献的计算机系统。他越研究这种情况,就越喜欢它,不久之后他成了它的一个股东。该股票从1980 年中期的每股6 美元上升到1986 年中期的每股30 美元。

股价必须便宜

他买股票的一个根本观点是坚持股票必须如此便宜,以至于尽管事情变得坏了,发生的最坏结果也坏到哪去。罗杰斯说:“我总是未雨绸缪。”例如,在一个公司处于破产的时候购买它的股票。一个人也不能总做空头生意:不管你如何正确,市场可能按照与你的意图相反的方向运动,并且使你亏掉一大笔钱。

他从不试图逃避税收。像他所说的那样,当他来北方时,就“立志于税收问题”。他从不为自己避税。许多避税的方法都是灾难性的,他指出。他的交易原则的正确性使得他能够赚钱。罗杰斯活跃于商品流通领域,他做橙汁、菜油和马铃薯生意,他甚至在糖交易所购买了一个席位,作为以较高的食糖价格为赌注打赌的间接办法。

他也认为有必要同时拥有股票的空头和多头。总有一些人会赚钱,也总有一些时候事情会变坏。

他的一个首要原则是,不要亏钱。假如你不知道情况你就不要去做。收起你的钱,以国库券的方式将其贮存起来,或者在短期资金市场投资,去海滨,或去看电影,去喝酒,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然而,事情可能朝着你希望的方向发展。从短期资金市场取出你的钱,将它投进去,不管将会发生什么。并且,不管它是什么,将它留在那里,四年或者五年、十年。”
“你将知道什么时候再将其卖出,因为你将比任何其他人都了解得多。收回你的钱,把它放回短期资金市场,等待着下次将出现的事情。当你再做的时候,你将赢大笔钱。”
“因此,我的根本建议是不要亏钱。坚守你知道的事情,然后去寻找赚钱的机会。”

总分析表

罗杰斯喜欢会计总分析表,它们是他主要的分析工具。“成千上万张总分析表,许许多多的数据。”他不使用计算机,而是用手工工作。他过去常常让三个人做这项工作,现在减到了一个人。他不利用任何计算机资料,因为不知道这些事实是否可靠。他说,没有信息比错误的信息更好。假如基本事实错了,那么,错误将会成几何数增长,可能会导致一个错误的决定。一个人尤其应该避免像标准普尔、价值线或者经纪人公司的报告中的第二手数据,必须回到年度报告和证交会要求的10 个更详细的K 报表中去寻找原始数据。

罗杰斯说,当他写信给一家公司时,他总是向他们索求他们与任何管理机构有关的文件。这些文件中有些是他不知道的。他指出对于那些在美国交易的外国公司,尤其是那些美国公民存款的吸收者,一个人应该在年度报告之外,索取它在美国的20 个K 报表(美国公司只需制作10 个K 报表)。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外国公司的年度报告的信息可能极不充分。

在财务报表中,罗杰斯说,资产负债表比损益表更重要。他也很看重折旧的计算。他喜欢买处于破产边缘的公司。折旧账户中的有用现金可能告诉他尽管报表是亏损,这家公司并不亏损。他说,折旧和摊销只是一种记帐方法,并没有真正的现金流出。

他在几十年的时间形成了自己的总分析表的格式。当他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时,他就在他的基本分析表下加一条线,以反映他以前忽视的东西:应收帐款项目的趋势等等。他发现非常长期的总表分析是必不可少的——10 或15 年——以提供了解一个公司所必要的具有历史意义的看法。(例子看附录
Ⅰ)
例如,他研究许多年的盈利水平:当结果好的时候,它们为什么好?当结果差的时候,它们为什么差?罗杰斯喜欢买情况很差的公司,但只是在即将变好的时候,而不是它们已经变好了。因此,他需要知道最多能差到什么程度,又能好到什么程度。

罗杰斯说,他知道1987 年的熊市还没有完全见效,因为他从没有碰到通过手工做总分析表的其他人。在繁荣的时期,什么都可以做,但是,在萧条时期,你要学会仔细。

他仔细确定的一些比率如下:
1.资本支出:
a.绝对数;
b.对折旧的比例;
c.对厂房和设备总投资的比例;
d.对厂房和设备净投资的比例。
这个资本支出对折旧的比例不是一个科学的数据,但是,它包含了多年的情况,给人一个结构的视角。当它非常高时,这一行业可能处在巅峰状态,当它非常低时,(这时实际上没人在投资,)前景一定看好,因为这一行业的供给一定会出现不足。

2.然后,他研究销售与应收款项,债务与所有者权益的比例和其他比例。当几乎没有存货之时,当应收款项低时,当边际利润是20%、税前股本收益率为25%之时,当资本支出以每年40—50%的速度增大之时,罗杰斯觉得这正是一个标准的高潮期的标志,是做空的大好时机。

他指出,每个行业都曾作为成长股存在过。在本世纪40 年代和50 年代,铝被当作一个迅速发展的工业。大部分以前的成长行业都会在以后某个时候复苏,可是这并不能让它们重新成为成长股。但是,当它们正被认为是成长股之时,??那么,你就有了一个做空的机会!

发现顶点

一个行业在即将转入萧条之前,情况是怎么样的呢?罗杰斯选择了金融服务业,以投资银行家和股票经纪人为例予以说明。他们雇用了大量的雇员,扩展他们的服务,在市场中赚钱。然后,大部分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都宣布他们希望成为投资银行家。在那个时候,结局就为时不远了。例如,1980年,阿塔雷雇用了5%的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3 年后,阿塔雷破产了。1986年,戈登曼·萨基先后雇用了5%的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在2 年之内陷入了困境,大量地裁员,并削减建筑计划,等等。

1986 年末,罗杰斯在《大亨》杂志上发表文章,他预测在股票市场的一个大回升之后,将跟随着一次暴跌。并且他正在准备对投资银行和经纪人股票做空,因为他们过度扩张,雇佣规模过大,开了一些新的机构并出现了其他一些达到发展顶点的特征。事实上,他们在1987 年全部都严重衰退。

找到低谷

罗杰斯喜欢用自己行之有效的各种比率来衡量市场水平;他认为,当它们达到较低的限度时,就会以另外一种方式开始发展了。例如,当一个行业的三四个最大的公司正在亏损之时,就像本世纪70 年代晚期的汽车工业那样,要么汽车工业将不能再存在了——最不可能的!——要么条件获得改善。事实上,这个在60 年代受到过份限制的工业①,在70 年代的管制中松绑了,并且,它的资本需求也下降了。因此,他买了福特、通用汽车公司和美国汽
车公司(非常不幸,不是克莱斯勒)的股票。一个相似的问题,像已经被提到的,出现在今天的公用核事业中。它们有无穷尽的问题,但是,又不能没
有这一行业。因此,罗杰斯制订了一个收购计划。当他看到几个主要的公司正在亏损,并且资本支出开始停止之时,他认为这个行业就要复苏了。

本杰明·格雷厄姆的主要原则是当股票便宜得不会让你亏本之时,你就应该购买。罗杰斯对之的变通是,当有向好的方向转变的原因时,你就应该买入。
问题是市场的变化如何到来。他说:一个公司或行业的情况可能很糟糕,但是股票却有自己独特的价值。最先购买股票的人是因为他们的祖父在该工
厂工作,或类似的原因。然后,是格雷厄姆式的购买。大概就在这个时候,该行业生产的产品供应开始枯竭:供求关系出现了一个关键的警示。然后,
整个前景开始看涨,一个更大的购买链开始了。然后,股票上涨得越来越高,华尔街的经纪人都变得活跃起来,因此,他们的客户开始买入。接下来是经过5 年的复苏之后,人们会认为它是个成长股(虽然事实并非如此),并且,更多的人仍要去购买。

但是,就在股票价格上扬最快之时,各种比例开始向它们最坏的方向发展。最后,人们买入仅仅是因为他们不动脑子。罗杰斯说,那时,他母亲将打电话给他,说她想买该股票。
“妈妈,您为什么想买入?”罗杰斯问。
“因为该股票已经翻了三番。”他母亲回答。
“不,妈妈,您不该那样做,”罗杰斯将说,“这是股票市场上最危险的一个阶段。”

接下来的是该股票下跌,所有运作都与不久前的走势相反。最后,罗杰斯的母亲又打电话。
“我想卖掉它。”
“为什么?”
“因为它下跌了90%。”
“不,妈妈,你不能那样做,现在已经很安全了”

1987 年3 月,罗杰斯预测到股票市场将有一次暴跌。他说,1987 年金融市场的繁荣是由纸币所助成的——实际上是联邦赤字货币化。下面是那个月
我们谈话之后我写的:
一旦下跌,势头将非常迅猛:道·琼斯指数可以在一天之内跌300 点,尽管这种下跌可能要等到3000 点开始。我们可能先看到一个非常高的价格,但是,他认为这种情况或许要到1988 年才能实现。(“或许是在6 天内,或许是6 个月??”)在每一个真正的金融恐慌中,人们最终都是抛售,因为抛售是惟一可为之事。当下降到来之时,罗杰斯预计,期权指数将消失,职工优先股和低档债券也同时消失。他认为今天买入低档债券是天大的愚蠢。他自己仅仅拥有由美国政府担保的债券,或同等质量的债券。他认为,我们正面临着非常困难的时候,因为财政赤字,也因为最近的税制改革法案。他说历史将会把这一法案与1986 年斯穆特一霍利法案等同起来。罗杰斯说,这次以投资和储蓄为代价的旨在促进消费的改革,将我们带向了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然而,他并没有预测会有一个全面的经济萧条。他认为危害仅限于华尔街和金融世界。他预计华尔街、东京和伦敦的几家主要公司将破产。 (责任编辑:QIHUO8)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