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吧_财富增值从这里开始!

期货吧_财富增值从这里开始!

当前位置: 首页 > 股票 > 股市名人 >

约翰·奈夫和温莎基金

时间:2016-01-22 14:21来源: 作者: 点击:
耐夫对自己的经营业绩抱着相当现实的实事求是的态度。在一些温莎基金的年度报告中,尤其有好消息时,会发表有关交易的报告卡(参见附录六),这些报告通常是非常坦诚和有趣的。他希望他的同行们也用他的原则去估量他们的业绩。当然在回顾所做成绩时,并非有许多人幸运地有像耐夫那样的业绩。

当证券市场增势强劲时,耐夫的业绩一般总是升得慢一些,不过当市场下滑时,他又总是下降得慢一些。联系到他的保守技术,这并不让人惊奇。

耐夫指出,在操作大额证券投资时熟练地运作很重要:一个好的经理总是眼明手快,尤其是面临不利信息必须及时脱手。在银行中,当出现对某一投资证券不利的消息时,负责任的经理决不会比信托投资委员会还早地退缩回去并指责是他们搞错了(如果这时你割肉抛出,你恐怕难逃受益人的责难)。耐夫没有这样的投资监督员要他周旋,而且因为他几乎从不炒热门股,他脑中吃进抛出的意念变化不太可能与股市大潮吻合,所以他可以悄无声息地进出股市。

耐夫将资金高度集中于少数几个产业群身上。例如,在1988 年年度报告中,汽车类占整个投资组合的22.2%,银行类占16%,保险类占13.8%,而此时正值保险业前景黯淡之时。加上储贷机构,耐夫总资本的20.8%是借贷资本;加上保险类,金融类资产占了全部的37%。1987 年航空公司股票占全部资产的7.2%,这时又正值该产业不利时期。

换一种说法,当耐夫没有什么投资打算时,他就把大赌注下在上述几大产业上。实际上1988 年年度报告中,耐夫持股最多的10 家公司的总投资,就占59 亿美元总资产的一半以上。在花旗银行投入了3.3 亿美元,那时许多投资者因担心花旗破产而避之惟恐不及;在福特公司投入了5 亿多美元;在三家保险公司投入了大约7.5 亿美元。这才是真正的自信!

对于耐夫投资如此集中的一个解释是他绝非在从事盲目的赌博,因为他买的都是些便宜货,即使坏事了,也跌不到哪里去。

猎取便宜货

耐夫被公认是位高超的证券分析家。最近一些年,尽管耐夫不再像以往那样总是亲自上门实地考察有关公司,但还是通过与远方有关公司通话来了解具体情况。耐夫有一支分析员队伍为他工作,不过当一只新股票上市时,他很可能会立即负责开始调查,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大家一起来解决了它”!到完成时,手下的分析员也总是收集到了需要的全部信息。经历了大约35 年的职业生涯,耐夫已经买了或研究了那些他认为任何时候都可购进的公司中的很大的一部分。换句话说,他所面临的问题通常是更新自己的知识,而不是从零开始。

耐夫总是在寻找证券市场中不被人们了解的门类。他把自己的调查研究限定于那些市盈率低而其收益通常又是出奇高的证券。事实上,耐夫经营的温莎基金多年来的平均市盈率比市场平均低约1/3,而同时其收益又平均高出2%以上。

耐夫将自己描写成一位“专打市盈率股票的枪手。”然而,不像本杰明·格雷厄姆,耐夫关注的是上市公司的内在本质。他要的是处于低价位的好公司。

他信守的标准有:
1.良好的资产负债表。
2.令人满意的现金流量。
3.股东权益报酬率要高出平均值。
4.出色的经营管理。
5.增长前景看好。
6.有一项极具吸引力的产品或服务。
7.有强大的市场活动空间。

最后一点最有趣。耐夫说投资人出太高的价格购买高成长的股票,并不保证成功,而那些没有增长的公司往往又意味着公司本身存在问题,因此,耐夫购进的便宜货增长率一般都在8%左右。

投资点

耐夫有一个有趣的的方法,比较个别股票或门类与其他股票以及总体市场的关系。温莎基金温莎投资组合的成长率约9.5%,分红收益率为4.9%,总收益率为14.4%。股票的平均市盈率为6。他将14.4%用6 除,给定2.3作为他所谓的“投资点”或“确定关系”数。

1989 年初,股市平均增长率为8.5%,分红收益为3.7%,总收益率为12.2%,除以股市平均市盈率11,得到1.15 的“购买力”值。这样算下来,耐夫的投资组合的诱人程度是股市平均的两倍。

耐夫列出一些专门股票的上述数字来比较它们相对的诱人程度。他果真发现他所买的股票的收益通常比华尔街平均程度更为可观,或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更具有“进取心”。

以复利计算,温莎基金收益增长率17%,微妙之处可能在于耐夫将那些股价已上涨而其分红已下降的股票及时抛出,再购进那些低价高分红的股票。
(责任编辑:QIHUO8)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