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吧_财富增值从这里开始!

期货吧_财富增值从这里开始!

当前位置: 首页 > 期货 > 名人故事 >

股神对债券之王巴菲特与格罗斯的较量

时间:2016-01-11 10:21来源: 作者: 点击:
格罗斯以年定义长期,巴菲特则以几十年来选择公司;格罗斯交易频繁,巴菲特则很少出手;格罗斯采取从上至下的策略,从大范围着眼,根据对宏观经济、行业趋势的总体评估做出投资决策,巴菲特则采取从下至上的策略,只选择在他投资能力范围内最优秀的公司进行

格罗斯以年定义“长期”,巴菲特则以几十年来选择公司;格罗斯交易频繁,巴菲特则很少出手;格罗斯采取“从上至下”的策略,从大范围着眼,根据对宏观经济、行业趋势的总体评估做出投资决策,巴菲特则采取“从下至上”的策略,只选择在他投资能力范围内最优秀的公司进行决策。

 

比尔·格罗斯,人称债券之王,是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创始者,现在的联席首席投资官(co-CIO)。格罗斯近年来名声鹊起,渐有与“股神”巴菲特齐名之势。提起巴菲特,你可能耳熟能详,但如果你最近才意识到债王这个名字,那未免有点后知后觉,其实债王与股神之间的较量故事,早就开始了。

 

英雄也问出处

 

与巴菲特相比,格罗斯年轻了14岁,他1944年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曾就读于杜克大学的心理学专业。在二十几岁的时候,格罗斯偶然看到了加州大学教授索普(Edward O. Thorp)所著《打败庄家(Beat the Dealer)》一书。书中关于风险最小化而利益最大化的提法让他深受启发,他很快将其与学习的心理学课程联系起来,而大约在20年后,投资心理学成为投资理论界中的显学。格罗斯也很好地将数学和游戏结合起来,并成为个中高手。后来,格拉斯在拉斯维加斯工作了几个月,这段经历为他的投资生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后来格罗斯在担任PIMCO的债券分析员时,通过预测对利率有很大影响的通胀率,来达到让资本基本不担风险的情况下获益的目的。这种思路,改变了债券市场仅是买入持有且收取利息的惯常被动思维。

 

上世纪60年代,美国通货膨胀迅速上升,1970年达到6%,随之债券价格大幅下跌甚至腰斩。PIMCO划了1500万美元债券基金给28岁的格罗斯管理。4年后,他管理的资金已经增加到了4000万美元。在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华尔街遍地哀嚎时,PIMCO基金的净值仍增长了4.8%;与其他共同基金遭遇赎回的情况相反,PIMCO基金在2008年获得了140亿美元的净申购。自1973年以来,PIMCO的资本以平均每年10.6%的速度增长。

 

成功之路

 

债王有几次漂亮的战役值得回味。20世纪70年代,长达10年的债券熊市让许多基金经理完全丧失了信心,格罗斯却坚定地唱多,他认为,当时的石油危机已经造成了严重的通胀,美联储连续升息超过了15%,因此,未来降息概率会大大提高。基于这一判断,PIMCO开始逐步加码公司债券,不久之后美联储发表了降息声明,格罗斯预言的债券牛市如期开启,PIMCO大获全胜——10年中累计获利高达40多亿美元,而此时的格罗斯只有36岁。

 

21世纪初,格罗斯坚定地认为,美国经济的衰退即将来临,美联储为冷却经济而提高利率的举动正在为这一场残酷的经济减速创造条件。于是,PIMCO果断地将100亿美元的公司债券转换为美国政府支持的住房抵押债券,几个月后,在科技股泡沫破灭的爆炸声中,PIMCO进账5亿美元。

 

格罗斯推崇的三位投资英雄是:JP·摩根、伯纳德·巴鲁克以及杰西·利维摩尔。格罗斯曾因过分看重实物资产导致做出的投资决策失误,因此他对JP·摩根所说的“Lending is not based on money or property”特别有体会,甚至将摩根的画像挂在办公室。格罗斯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是,投资要看重character(角色本身),而不是property(房产或者道具)。正是基于这一理解,在整个市场都沉浸在次贷的美好泡沫梦想之时,PIMCO认清了次贷的本质,包括零利率贷款等证券化产品。2006年,格罗斯派出几十个员工到全国各地扮成要买房子的人,查看当时房屋市场的状况,之后PIMCO研究团队认为,美国经济中存在过度借贷的问题,“去杠杆化”可能会引发一场经济风暴,格罗斯做出了大规模砍掉和不再吃进次贷产品的决定,并买进当时让市场嗤之以鼻的美国国债。

 

与股神的较量

 

看看债王的简历,他早在你还没意识他的存在时,就已经开始了与巴菲特的暗自较量。2003年,美国《财富》杂志推出“商界25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排行榜时,只有两位是职业投资者:排在第10位的格罗斯以及排在第1位的巴菲特。两位大师级投资人物称他们“互为知己”。巴菲特曾告诉美国媒体,他“每个月都急于看到格罗斯的评述”。巴菲特认为债王见解独到,文笔生动,条理清晰,将他的观点收集成册是件幸事。事实上,作为世界上最大债券权威德盛安联资产管理集团旗下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缔造者与战略制定者,格罗斯与他的团队管理着超过3500亿美元的债券投资。每番言论背后,都意味着实际的操作,很可能引发对十几万亿美元的债券市场的震动。当然,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股神专攻股市,债王却对债券市场有着独特的偏好和见解。他们的手法有很多不同之处,格罗斯以年定义“长期”,巴菲特则以几十年来选择公司;格罗斯交易频繁,巴菲特则很少出手;格罗斯采取“从上至下”的策略,从大范围着眼,根据对宏观经济、行业趋势的总体评估做出投资决策,巴菲特则采取“从下至上”的策略,只选择在他投资能力范围内最优秀的公司进行决策。

 

或许你也留意到了,债王最近较为大胆地批判美国股市,认为“股市已死”。我们暂且不论对这个态度的看法,但不得不指出的是,债王对公司和个股的看法好像有时候并不是特别到位。格罗斯自己也回忆说,1975年巴菲特和芒格来找过他,希望格罗斯贷给他们1000万美元,他拒绝了。其后,格罗斯也懊悔他错过了沃尔玛。而格罗斯认为不错的一些公司,却没有得到预期回报。例如有一家公司名字叫Itel,债王说,这家公司有整整30层办公室,还能看见金门大桥,因此他贷款给这家公司500万美元,可是后来这家公司却破产了。

 

我们再来看在经济危机时,股神和债王是如何做出投资判断的。两位金融投资大鳄曾对市场是通货膨胀还是通货紧缩持有不同的看法,而也真金白银地为各自的看法下了赌注。当时以债王为首的一派认为是通缩,而股神巴菲特则认为未来将出现通胀。在2010年第2季度,格罗斯旗下的债券基金持续增持美国长期国债,而巴菲特则是增持短期国债——摆明了随时兑换买进股票。结果2010年第2季度美国国债市场收益率小得可怜,但金价却暴涨,股指一路飙升。事实证明了股神的判断更切合市场。债券大王迅速调整市场态度和仓位,逐步减持国债,发表通胀论调。到2011年第1季度,债王大量减持国债,清空旗下共同基金的美国国债头寸,他的剧烈转变甚至引发一系列连锁市场反应。债券市场的一些大型私人投资者,如共同基金、保险机构及养老基金等,也准备迎接美国国债长达30年牛市的结束。债券投资者采取了降低长期债券头寸,转向收益率更高的公司债、投资股票、大宗商品及非美国债券,持有现金等操作手法。美国基准利率仍然维持在接近于零的历史低位,而美国政府及美联储又不断推出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这些都使得通货膨胀风险加剧。现在,这样的情况大体没变。

 

2011年,格罗斯再次与巴菲特站在对立面,实现多空对决。当时市场就美国评级被下调,股市暴跌。这次巴菲特与奥巴马统一战线,他公开表示支持美国政府,认为美国政府配得上“4A”评级。奥巴马反驳了标准普尔对美国的负面展望,他认为只要有足够的政治意愿,美国的经济问题是“可以解决的”。而格罗斯在承认了自己此前对通胀还是通缩的认识错误之后,坚定地做空美元。他认为美国事实上早已经丧失了3A评级,标准普尔应该还会下调,而且应该在多年前就这么做,他甚至表示“美国已经破产,而且正变得越来越糟”。其实,如果你有留意PIMCO的报告就会发现,债王是个经常“改口”的人。或许,股神说喜欢看他的报告,也只是一句打趣的话。如果你以他的报告作为投资参考,那你或许需要一个非常灵活的投资组合和应对,才能跟得上他的步伐。

 

今年7月底,“债王”才一反常态表示要避开美债,应将资金购买股票及房地产等实质资产,却又在刚公布的8月份投资报告中改口,指美股高增长时代已经终结,预言股市将亡,发表“股市已死”的言论。他说,受累全球经济放缓,股票能提供平均6.6%年回报率的情况已成历史。对于这样的观点,我们也要辩证看待,因为通过我们的统计,债王对股市的预测远不如他对债券市场的把握。如2003年第1季度,债王说“This is a lousy time to buy U.S stocks(这不是购买美国股市的好时间)”。结果如何呢?标普指数在第1季度构筑了坚挺的底部之后一路狂飙至金融危机之前。债王从2000年开始就对股市持悲观论调,一直持续到2008年,但在这期间金融危机之前,股市表现异常出色。等到危机开始蔓延,债王在长达近10年对股市的悲观论调之后,好不容易在2010年年初时,对股市发表了看多的观点——“I don’t think they are overvalued. There is a chance the stock keep going……”。却很不巧,利多的观点却每次都出现在美股反弹路上的小拐点、小调整,例如2010年1月中旬或4月底。所以我们说,你可以留意债王的言论来调整资产组合,但是有必要反着看。

(责任编辑:QIHUO8)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