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吧_财富增值从这里开始!

期货吧_财富增值从这里开始!

当前位置: 首页 > 外汇 > 经典案例 >

追寻外汇大师的足迹:帕特·阿伯

时间:2016-02-01 15: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帕特·阿伯从1992年开始担任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主席,芝加哥期货交易所是全球规模最大与历史最悠久的期货与选择权交易所。担任主席职位之前,从1990年到1993年期间,帕特·阿伯担任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懂事;从1987年到1990年期间,担任副主席的职位。从1965年以来,他就是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会员。他也是美中商品交易所的董事会主席。

“你必须迈前一步,采取某些行动,必须咬紧牙关,承担风险。”

讨论主题:

* 风险的性质与风险管理

* 循序渐进的交易

* 出场

* 顶尖交易员的素质

为什么要承担风险?

史前时代就存在风险承担的活动。远在公元前3500年,印度教的经典就记载了掷骰子的赌博游戏。所以,比特·伯恩斯坦在《与天抗衡》一书中提到,“现代的风险观念来自于印度-阿拉伯的数字系统,这套系统在七、八百年前传入西方。”承担风险不仅是古老的游戏与获利之道,这种心态也是所有经济发展的基础。事实上,如果人们都不愿意承担风险,绝对不会有任何形式的发展。缺少承担风险的人,就不会有商业契约或买卖交易,也没有任何的服务可言。换言之,如果没有人愿意承担风险,整个文明势必因此而停顿。

“什么事都不干,就成不了任何事。你必须迈前一步,采取某些行动,必须咬紧牙关,承担风险。一位优秀的交易员必须从事某些被视为高风险的行为。我们承担风险而努力取得道琼斯的契约。我们赢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输了。当然,我们很高兴最后的结果是如此。我们在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的契约衔接上也承担风险。很多会员都反对这项衔接,他们的观念非常狭隘,总认为契约起始于芝加哥,就应该结束于芝加哥。”

“关于我们的新交易大楼,我也承担风险——价值1.82亿美元的最新科技建筑,面积60000平方尺的交易中心。前任主席认为风险太大,争议性太高,但我相信这是我们赢得道琼斯契约的主要原因。关于这点,会员给我的压力很大。他们认为投入的资金太多,负债过重。我想,交易也是如此。你必须踏前一步,承担风险。”

风险管理

只要存在风险承担的行为,就有风险管理的必要,就有明确衡量风险的需要。虽然风险代表不确定、不利事件发生的机率,但保险代表不利事件发生带来的效益。由于保险,风险可以降低到我们觉得可以接受的程度,使我们愿意从事风险行为。原则上来说,风险承担行为提供的效益,不完全来自于最初承担的风险,还包括保险手段提供的风险管理效益,使得风险不至于过高而阻止我们从事某项行为。产品保证书就属于保险,观察二手车的概况也属于保险,销售员的口头承诺也是保险。没有保险,人们所愿意承担的风险就比较小,使得进步与发展更困难。

接下来,帕特·阿伯解释顶尖交易员如何承担风险与管理风险。“我想,顶尖交易员必须有偏好稳定的心理,但这种稳定性不能太高,因为交易必然涉及某种程度的风险。一位交易员必须具备理想的心理结构、承担风险的能力,具备勇气,配合心理的稳定性。我认为优秀交易员对于风险的偏好应该高于正常人或一般交易员。所以,问题在于如何管理风险,如何培养风险管理的自律精神。”

“交易员必须能够管理风险,我想这与自律规范也有关。有一位顶尖交易员曾经告诉我,‘输赢的关键不在于最初如何建立一笔交易,不论买进还是放空都是如此’;建立部位之后,假定其他条件不变,行情只有三种可能的发展:上涨、下跌或维持不变。关键在于部位建立之后,你如何管理。如果你的判断错误,是否有出场的策略?如果行情朝不利的方向发展,你怎么办?大多数情况下,交易员总是采取错误的行动。”

帕特·阿伯讨论的风险管理决策,是如何降低不利事件进一步发展的风险,并提高有利事件发生的机率。他提供了一些不同的应对方法。

“当然,你没有办法预先安排每种应对策略,但只要行情开始朝不利方向发展,最好立即考虑出场或替代策略。你通常都没有太多的反应时间,动作必须很快。显然你可以建立反向的选择权部位——这是一种对应办法。你可以利用选择权或期货,把既有部位中性化。你也可以结束部位。可是,有一件事绝对不能做:加码摊平。一旦部位发生亏损,首要原则就是‘不能加码’。很明显,你的判断已经错了。惟有当行情反转,回到当初的进场价位,而且部位已经获利,这个时候才可以考虑加码,绝对不能让亏损部位越陷越深。”

帕特·阿伯通过冲销的方式管理风险,通常是采用价差或避险策略。价差或避险策略至少由两个部位构成,某一边获利的时候,另一边发生损失。换言之,这是经过保险的风险部位。

“大多数情况下,风险都经过平衡。就我个人而言,我尽量从事价差交易或套利交易。如果我做多某个月份的黄豆,通常都会放空另一个月份的黄豆。我大多都从事黄豆或公债的价差交易。如果做多长期公债,那就放空10年期的中期公债。有些情况下,我也会单纯做多某种商品,但还是会取得一些平衡,例如做多玉米/放空黄豆,或做多黄豆/放空玉米。”

“在可能的范围内,尽量拿苹果对苹果,但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考虑苹果对橘子,但绝对不要拿苹果对大象,不要尝试在两个全然无关的商品上建立对冲部位,因为它们的盈亏不能彼此冲销。让我举个例子。我刚与澳洲小麦商会搭上线,澳洲小麦商会经常运用我们的市场。澳洲小麦属于硬红冬麦,品质高于芝加哥期交所交易的软冬麦。软红冬麦不是很好的食用小麦(属于高级饲料),但市场深度与流动性都很理想。虽然澳洲小麦商会从事出口,但尝试在澳洲以外的地区进行避险,他们采用软红冬麦的契约,即使两种小麦的基差经常不同。虽说如此,但两种小麦的价格还是会呈现相同方向的走势,彼此之间的关系足以进行避险。这种情况大概类似于橘子对柠檬吧。必要的情况下,避险者可以接受任何的避风港,你需要避风的场所,你需要管理风险。所以,如果船只在海上遇到暴风,就需要进港避风——任何港口都可以。”

“大型的国际性避险也是如此。虽然产品不完全相同,但已经够接近了。以芝加哥期交所的债券市场为例,房地产抵押债务的交易商经常运用我们的10年期契约,虽然他们希望针对7年期的风险部位进行避险。他们采用10年期的契约,经过一些调整之后,就足以规避根本产品的7年期风险。”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