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吧_财富增值从这里开始!

期货吧_财富增值从这里开始!

当前位置: 首页 > 收藏 > 收藏百科 >

骇人的品味:强权人物和他们的艺术品

时间:2016-02-05 13:12来源: 作者: 点击:
骇人的品味:强权人物和他们的艺术品

\

品味与道德水准无关,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在拍卖大厅和艺博会里,独裁暴君和庞氏骗子和德高望重的藏家们相谈甚欢,而收藏的兴趣有可能同时也承担着洗钱或避税的功能。近年的一些丑闻使腐化行为成了热门话题,但这很难说是什么新现象了。

事实上,许多家喻户晓的强权统治者都或多或少参加过(或者派代表前往)大型拍卖会,有些还在墙上挂着几幅名画。这也不是什么新闻,因此在这个主题下,收藏「什么」可能比「谁」在收藏更有意思——也就是说,这些可怕的人喜欢什么?

以下是我们的一些整理:

阿道夫·希特勒:这是史上最引人遐想的一个假设了,如果这位满怀憧憬的水彩画家没有被维也纳艺术学院(两次)拒收,犹太大屠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惨剧是否能避免?希特勒放弃了这门艺术,转向法西斯领袖的事业,但后来还是策划了一系列第三帝国政宣艺术创作,将现代艺术全部列为「堕落」一类,抢劫了许多博物馆和私人收藏,据为雅利安的财富。个人的收购主要是针对一些奥地利-巴伐利亚画家,例如 Carl Spitzweg 和 Eduard Grutzner,还有 Caspar David Friedrich 这样的浪漫派画家以及瑞士风景画家,尤其是 Arnold Bocklin;他最喜欢的一幅画是《死亡之岛》。

赫尔曼·戈林:和希特勒一样,格林通过纳粹劫掠为自己敛财,其个人收藏到战争末期已经达到1375件艺术品的规模。他偏爱的是中世纪和文艺复兴的作品,包括波提切利的《圣母子与施洗者圣约翰》、伦勃朗的《老人的肖像》、丢勒的《锹甲虫素描》。另外,戈林还奇怪地拥有一幅毕加索,尽管这是一位出了名的「颓废」画家。他的个人收藏中很多作品(包括来自第三帝国的艺术品)已经被收入一个在线图录里。

约瑟夫·戈培尔:作为曾经的现代艺术拥趸(尤其是德国表现主义),戈培尔后来重新改造了自己的品味,多少要和元首的反智统治贴合一些;另外作为埃米尔·诺尔德的早期收藏者,他也被迫在希特勒称诺尔德为「颓废」画家后放弃了对他的支持。戈培尔被认为比他的同僚们在文化修养和学识上更高一些,他是亲自参与政府的作品选购的,而不是交给下属去办,他还写日记记录个人收藏的建立过程,这个收藏中有两幅伦勃朗——《父亲的肖像》和《母亲的肖像》(用政府资金支付)。他在任期间经常委托著名艺术家为他画像,包括 Leo von Konig(1935年)、Conrad Hommel(1938年)、Wilhelm Otto Pitthan(1938年)、H.J. Pagels(1940年)、Arno Breker(1942年)和 Rudolf Zill(1943年)。

彼得·门顿(Pieter Menten):门顿是荷兰有名的出口商人和艺术藏家,在纳粹占领期间以党卫队翻译官身份参与了对东加利西亚犹太人的大屠杀——当中有许多是老朋友和邻居。但是靠着在国会里的关系,他在1949年逃脱了多数的战争罪行指控,只服了区区八个月徒刑。出狱后他一直做房地产投机生意,收藏了尼可拉斯·梅斯、戈雅、Jan Sluyters 等人的作品,这个收藏占据了他在阿姆斯特丹郊区宅邸的40个房间中的20个。1976年他试图通过苏富比 Mak van Waay 拍卖行出售部分藏品,引起媒体的注意,调查记者找到了他参与乌克兰利沃夫犹太教授屠杀的证据。门顿第二次遭到遭到指控,被判10年徒刑和罚款;他的作品最终被拍卖用于偿还债务。

约瑟普·布罗兹·铁托:总统同志执政期间不算很鼓励艺术创造,不过他自己倒是为了装点住处建立了一个规模很大的收藏——大约3500件作品,以16–19世纪早期大师为主,尤其偏爱伦勃朗——这些后来都捐给了南斯拉夫历史博物馆。贝尔格莱德艺术学教授 Nenad Radi 后来在《普桑和五角星》一书中对这个收藏进行了研究,精妙地提到元帅大人的房间里 Alfred Wierusz-Kowalski 的《孤狼》和 Gebrand van den Eeckhout 的《献金》的摆放是有象征意味的。

尼古拉·齐奥塞斯库:这位罗马尼亚独裁者犯下过许多践踏人权的罪行——包括关押大批异见人士,禁止避孕以确保人口增长,1981年齐奥塞斯库施行「紧缩计划」,希望通过出口和国内食物与燃料配额供应来偿还国债,导致全国性的国民营养不良和婴儿死亡。不过独裁者自己的生活倒是没打什么折扣,享受着豪华游艇、定制服装和 Constantin Artachino、Nicolae Tonitza、Theodor Pallady 和 Gheorghe Petrascu 等罗马尼亚艺术家的作品,还有戈雅的版画。在齐奥塞斯库被推翻并处决后,这些作品被没收,后经布加勒斯特一家法院判决归还给其后人。

富尔亨西奥·巴蒂斯塔:这位古巴独裁者在其政治生涯中一直在和夫人玛塔一起收藏艺术品,其收藏涵盖了从殖民地时期到现代艺术这两百多年里的一些重要的古巴艺术家作品。1958年,在其政权崩溃的前夕,巴蒂斯塔将收藏运到了佛罗里达的 Daytona 海滩,1940年代流亡美国期间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然而在被捕后,他被美国限制入境,转而到葡萄牙寻求庇护,他的全部收藏被捐赠给 Daytona,目前是佛罗里达艺术和科学博物馆的古巴基金会馆收藏。其中包括 Victor Manuel、Armando Menocal、Amelia Pelaez、Mario Carreno、Rene Portocarrero 和 Daniel Serra-Badue 等艺术家的作品,为西方人提供了了解当代古巴的艺术和文化的难得机会;尽管许多古巴人也情有可原地提出这些东西应该交还给他们的祖国。

穆罕默德-礼萨沙·巴列维:在位38年,这位生活奢靡的沙王曾把安迪·沃霍尔这样的人物请到伊朗去,并建立了一个被现在的批评家视为最精彩的19世纪末和20世纪艺术收藏;其中包括毕加索、梵高、莫奈、雷诺阿、德加、杜尚、培根、马格利特、夏加尔、罗斯科、利希滕斯坦、汉弥尔顿等等艺术家的重要作品。然而在沙王统治被霍梅尼推翻,这个收藏被撇在德黑兰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地下室长达近30年,因为它们被认为是「非伊斯兰」的、或者色情的东西,不能展出。直到去年才发生改变,博物馆第一次举办波普艺术和光效艺术展,让许多年轻的伊朗人第一次见识到霍克尼、克拉斯·欧登伯格的作品,此外还有沃霍尔的毛泽东画,以及波洛克的名作、价值在2.5亿美元以上的《印度红地上的壁画》。

法鲁克一世:要不是拥有一座宏伟的宫殿,这位过着极度奢侈生活的埃及统治者恐怕要被人归为收集癖一类了——他的收藏胃口大的惊人,从一些随性的小东西(奖牌、钟表)到奢侈的(钱币)再到重要的文物(有包括埃及阿尔马奈雕塑在内的古董)。而这个收藏中,规模最大的一部分是色情艺术,其中包括雕塑、绘画、色情作品,还有大量作品属于一个很少有人知道的门类:「色情腕表」。1954年苏富比拍卖他的珍宝,后来成为20世纪最著名的一场拍卖会之一。

费迪南德·马科斯与伊梅尔达·马科斯:在丈夫统治菲律宾期间,以广为流传的鞋收藏而著称的伊梅尔达·马科斯同时也收藏了众多印象派和后印象派艺术品,包括梵高、塞尚、雷诺阿和马奈,还有毕加索和伦布朗的画作,凡是去她在纽约上东区越层公寓参加过聚会的人都应该见过。马科斯政权覆灭后,这些作品神秘地消失了将近25年——直到去年十一月,伊梅尔达的前个人秘书 Vilma Bautista 在出售(或企图出售)莫奈的《睡莲池》(1899)和《韦特伊的小教堂和塞纳河》(1881),Alfred Sisley 的《郎兰湾》(1887)和 Albert Marquet 的《阿尔及利亚风景》(1946)等作品是被发现。

萨达姆·侯赛因:这位独裁者对伊拉克的艺术贡献主要是一些可笑的公共雕塑,但2003年美军攻入他在巴格达的一处私人寓所,发现此人私下里还有对「幻异艺术」的嗜好:大量色彩明丽的绘画和壁画,画中有赤膊的武士,吐着分叉舌头的龙,被妖怪奴役的比基尼女人。其中有多幅美国科幻画家 Rowena Morill 的作品,是他在1980年代卖给日本藏家的,在电视上看到这些画把画家吓了一跳。而且,这些作品还跟房子的装潢出奇地搭调:除了昂贵的军需品和酒,这个藏身之处还有粗毛地毯、塑料植物和豆袋椅。

金正日:身为多年的电影迷,金正日收藏了20万部以上的电影,其中包括几百部好莱坞西部片、恐怖片和色情片,这事已经是路人皆知了;他还曾经绑架一位韩国导演(以及他的妻子)拍低成本怪兽片,包括如今已经成为重要邪典片的《不可杀而》(Pulgasari)。他还物色年轻画家创作政宣作品。其中包括整个1990年代一直在朝鲜为政府作画的宋壁(化名)。移居英国后宋壁创作了一系列以金正日为题材的讽刺画,将他画成了梦露之类的名人模样,放置在尴尬的情境里。

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2008年一位塞尔维亚记者探访已经去世的米洛舍维奇的住所,得到了一个意外发现;出自戈雅在1799年所作的飞尘腐蚀版画系列「无常」(Los Caprichos)中的一幅罕见的蚀刻画,此前一直以为此画已经永远从该系列中消失了。《磨刀霍霍的年轻人》(Muchachos al Avío)很可能原属铁托收藏,描绘了一些安达鲁西亚匪徒正在准备拦路抢劫;如果他留意的话,倒是挺适合陪伴独裁暴君进餐的一幅画。

帕博罗·埃斯科巴:这位哥伦比亚大毒枭的犯罪生涯远远盖过了其在艺术界的作为,要知道,用达利、毕加索等人价值连城的作品洗钱可是他获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博特罗(Fernando Botero)在得知警方在埃斯科巴家中搜出他的画作后异常愤怒,因为作品已经成了一种货币。不过这位哥伦比亚艺术巨匠后来用名作《帕博罗·埃斯科巴之死》报了一箭之仇。

菲德尔·卡斯塔诺(Fidel Casta o):这位埃斯科巴贩毒集团重要人物、著名的准军事组织领导人卡洛斯·卡斯塔诺的兄弟也是一位出名的艺术品藏家,经常到巴黎和纽约参加拍卖,丰富自己以及其他人的收藏;他购入的许多作品都通过黑市转卖给了那些希望建立社会地位的南美毒贩子。据报道他拥有多幅博特罗的哥伦比亚人肖像,还和一些国际级艺术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曾和达利合影,Oswaldo Guayasamin 给他画过像。1994年人间蒸发后,人们普遍认为他已经死了——不过说不定至今仍乔装打扮出入于拍卖大厅呢。

戈兰·哈季奇:在克罗地亚独立战争期间担任塞族领袖、短命的塞尔维亚克拉伊纳共和国总统的哈季奇在2004年被联合国巴尔干战争特别法庭指控犯有施形、大规模放逐和屠杀非塞族人等罪行。他是最后一名落网的,直到2011年政府安全官员发现他在秘密出售其私人收藏;经过跟踪一宗莫迪里阿尼《一个男人的肖像》交易,哈季奇被逮捕并受审。

穆哈迈尔·卡扎菲:上校的个人艺术收藏情况不为人知,不过应该至少是有几张儿子萨伊夫·阿勒伊斯兰·卡扎菲的画作的,这个儿子除了积极参与伊斯兰艺术品拍卖,在的黎波里筹办伊斯兰博物馆以外,曾经还当过一阵子抽象超现实主义画家,在伦敦、莫斯科和巴西办过展览。老虎、沙漠和父亲是萨伊夫画中经常出现的事务,批评家通常对这些作品嗤之以鼻。

阿萨德夫妇:假若叙利亚统治者的政权没有如此堕入腐败深渊,他的妻子阿斯玛可能会作为伟大的艺术资助人名垂青史:早年她在大马士革组织艺术节,提拔本国的年轻艺术家,一时间传为佳话。而近年她更出名的是挥霍无度的生活和在拍卖会上一掷千金,2011年7月欧盟奢侈品禁令实施期间她试图通过网络购买赞比亚艺术家 Nick Jeffrey 的作品,自此她的形象就成了「让他们吃蛋糕」型的昏庸贵妇了。Jeffrey 的《Ornithop Callicore IV》至今仍在英国。

特奥多罗·奥比昂·恩圭马·曼格:尽管拥有西非最丰富的石油资源,赤道几内亚是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75%的国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一切都是拜臭名昭著的独裁暴君特奥多罗·奥比昂·恩圭马·姆巴索戈所赐。去年夏天开始的反腐败调查发现,大量的财富都被转移到了奥比昂家族的多个顶级收藏里;总统的儿子曼格就是其中之一,他的豪宅里挂着德加、雷诺阿、高更等人的画作,还有五座罗丹的雕像,许多是在2009年著名的伊夫圣洛朗遗产拍卖中购得的。巴黎警方搜出的物品还包括小奥比昂收藏的迈克尔·杰克逊遗物,价值200万美元。

(责任编辑:QIHUO8)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