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吧_财富增值从这里开始!

期货吧_财富增值从这里开始!

当前位置: 首页 > 银行 > 政策法规 >

货币政策:以灵活性应对不确定性

时间:2015-11-09 13:11来源: 作者: 点击:
货币政策:以灵活性应对不确定性

    除了增长中枢下行、通胀中枢上行可以确定外,2012年中国经济充满不确定性。

    潜在的风险在于,欧债危机外溢,房地产及相关行业深度回调,地方政府债务压力加大,周期性行业产能过剩,人力成本、资源成本和环境成本上升等等。多重风险的叠加,将加大明年经济波动的频率和振幅,也加大了货币政策调控的难度,给政策的“灵活性”提出更高要求。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表示,2012年的中国宏观经济,一言以蔽之,就是政策灵活性对抗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央行近3年来第一次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代表货币政策数量型放松的开始,政策重点从“控通胀”转为“稳增长”,逆周期操作的方向明确;但稳增长的力度多大,效率有多高,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形势

    比2009年更复杂的一年

    对于经济学家而言,预测明年经济和政策,可能是个费力不讨好的活儿。这是因为明年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将远远高于今年,随之而来的则是管理层的政策决策将面临多重纠结。

    “明年,看得见的外部环境将进一步恶化,经济增长放缓压力在持续加大,不确定性增多。同时,中国本身的房地产深度调整,金融和经济领域一系列潜在风险,可能会在明年、在房地产深度调整、在泡沫经济逆转情况下显现,从而进一步加大经济下行压力。”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 


    在中金公司看来,明年,欧债危机笼罩下全球经济面临巨大不确定性,同时国内经济自主增长动能下降。这两点或是明年的主基调。

    彭文生认为,欧元区爆发大规模金融危机是明年主要下行风险。即便欧元区没有爆发金融危机,中金公司也认为明年中国净出口负增长是大概率事件。

    “欧元区经济面临衰退,除美国外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的增速预期也纷纷被下调,我国的出口面临恶化的环境。预计明年出口增长10%,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负。”彭文生表示。

    “投资领域,房地产在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出现回落,有可能会对房地产投资增长形成一定影响,房地产投资可能会回调。”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一鸣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认为,明年房地产市场风险主要是房价下跌,对投资者、供房者和地产商、地方政府造成资金断裂的压力,地方政府土地财政难以为继的压力。

    “此外,虽然物价受到有限控制,但从中长期来看,由于成本推动因素很难在短期内控制,明年乃至后年甚至‘十二五’时期,都会面对中等程度的通胀水平。既要稳增长,又要调整结构,这些都需要调整价格体系,理顺价格形成机制。在整个‘十二五’时期,可能将是中等程度的、温和的4%至5%的通胀水平,压力比较大。”王军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

    实体经济也并不乐观,11月份的PM I已降至49.0%,超预期下滑至荣枯分水岭50以下。明年一季度可能成为增长最为困难的时候。

    与此同时,在明年可预期的下行趋势下,银行业面临的风险也可能转向信用风险。

    华创证券宏观分析师华中炜认为,未来银行面临的风险将从流动性风险转化到以信用风险为主。对于银行业整体面临的风险,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实体企业资产负债表的恶化。特别是许多企业资产长期化明显,投资于土地权、矿权等。当未来经济下滑时,资产价格下降,企业部门杠杆率将大幅提高,会给银行带来系统性风险。

    政策

    稳健基调下渐进宽松

    正是由于明年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决策层当下的政策重心,已经由针对通胀的收缩,转移到了强调灵活性的预调微调。

    “从国内来看,虽然物价涨幅回落,但经济增速放缓,也出现了新的情况和问题,包括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困难,经济、金融等领域存在一定风险,在这种形势下,保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有利于保持宏观经济发展良好态势,保持经济社会发展稳定。”王一鸣说。

    此前,央行在货币政策的操作上,已经开始了灵活性的预调微调。11月末,央行再次动用存款准备金工具,但与上半年有着方向性的不同,即决定从12月5日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旨在改善市场流动性趋紧的局面。市场普遍认为,此举是为缓解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压力的及时反应。

    对于货币政策的稳,许多专家的理解是“稳中求进、渐进宽松”。在具体操作方面,明年将采取降低存准率和公开市场回笼的政策组合渐进宽松,正好与调高存准率和公开市场投放的紧缩组合相反。

    “稳健的货币政策本身也包含一个度的问题。2012年货币政策可能在稳健情况下偏于中性,甚至中性偏松。政策可以针对中小企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等定向宽松。在监管上也应灵活适度调整,使银行能够提供必要资金支持经济发展。”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说。

    他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判断,明年广义货币供应量M 2将保持在13%至14%的速度,新增贷款规模在8万亿左右。

    中金公司判断,明年的货币政策措施可能包括: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多次下调;贷存比等审慎监管措施逆周期微调;通过增加银行间流动性或调低基准贷款利率降低融资成本。

    操作

    以灵活性应对不确定性

    同样由于明年经济高度的不确定性,宏观经济对货币政策灵活性的考验颇高。

    一方面在于,决策层对政策节奏的把握。这是因为明年的宏观经济周期将明显短期化,每个季度之间的可能会有明显的差别,这就要求货币政策灵活应对。另一方面在于决策层对政策力度的把握,稳健基调下渐进宽松绝对不能演变成全面放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研究员张立群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明年,货币政策将是适度微调的模式,不是一个方向的持续收紧或扩张,而是在稳健的基础上,针对具体经济形势的变化,适当适度的预调和微调。

    “稳健的货币政策在今年较好的增长环境下是确定的收缩,但明年经济下滑压力加大,稳健内涵是相对中性偏松的。从节奏来讲,明年经济多变,不同阶段调控主题不一样,一二季度去泡沫是核心,三季度可能会是稳增长。明年的货币政策,无论是从总量控制,季度调控节奏,还是工具使用,都和今年有重要区别。”刘元春说。

    除了政策节奏的变化之外,经济学家还用“抵御全面宽松的诱惑”一语修饰对政策力度的纠结。星展银行高级经济分析师粱兆基认为,目前最大的挑战是抵制采取积极放松货币政策的诱惑。

    “由于资产价格泡沫和地方财政困局的掣肘,2012年货币政策放松注定是维稳式地放松,而非刺激性地放松。”中信建投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黄文涛解释,数量型手段优先于价格手段,明年负利率可能存在短暂的消失,但是在下半年或卷土重来,基准利率全年基本稳定,不会形成降息周期。为应对资金外流,上半年还有2至3次降准。

    在中金的模型中,预计明年M 2增速目标14%左右。因为新增外汇占款下降,预计明年M 2增长将主要依靠新增贷款推动。不过,中金对这一变化也比较纠结。

    彭文生认为,如果央行大幅提高信贷,可能经济又会面临2009年的货币环境,从而吸引“热钱”回流,导致外汇占款增量高于预期,并最终导致货币超发,带来资产泡沫化和通胀压力。因此,货币政策操作难度加大,必须更加灵活。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地址:http://finance.ce.cn/)


(责任编辑:QIHUO8)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